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栏目 > 科普宣传
“阿尔法狗”之后的科技征途 眺望人机共存时代
发布日期:2016-03-23 访问次数: 字号:[ ]
        经过五番棋激战,韩国围棋九段李世石败给了人工智能“阿尔法围棋”,由此引发了全球新一轮的思考和争论。人类今后的命运究竟掌握在谁的手中,地球未来的主宰是否易主,人类又如何面对人工智能的崛起?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几十年几百年之后超级人工智能系统对地球干了什么,它们都是人类的“孩子”,而它们的抉择是在人类的影响下做出的……

  五番棋的决战

  在人工智能日新月异的今天,围棋被视作人类智慧的最后堡垒。谷歌旗下的“阿尔法围棋”发起了最强挑战,并且令人信服地击败了李世石九段。日本著名棋手藤泽秀行先生曾说,棋道一百,我只知七,不知深谙自我修行之术的“阿尔法围棋”悟到了多少。

  因围棋对应的英文单词是“Go”,故“阿尔法围棋”被昵称为“阿尔法狗”(以下均使用其昵称“阿尔法狗”)。此前,“阿尔法狗”曾以5:0的战绩大胜欧洲职业围棋冠军樊麾,令后者坦言下棋时有崩溃之感,因此本次人机大赛备受瞩目。

  根据日程安排,此次围棋人机对决的5盘棋于3月9日、10日、12日、13日和15日举行。比赛采用中国规则,执黑一方贴7目半,各方用时为两小时,3次60秒的读秒机会。此外,即使一方率先取得3胜,也会下满5盘。谷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在比赛的前一天表示,这次对决无论哪方笑到最后,终究都是人类的胜利,人类的智慧又向前迈出一步,“我们的世界将更加美好”。

  李世石赛前接受采访时说,即使“阿尔法狗”战胜了欧洲冠军,但他认为到目前为止还是人类比人工智能强。“不过听到人工智能具有了类似人类的直觉判断能力,我倒感到有些紧张,恐怕我以5:0战胜它有点儿够呛,因为人类下棋时会有失误。”李世石同时表示,在围棋的对决中,人工智能战胜人类的这一天终究会到来,但围棋自身的价值不会消失。根据李世石的预测,“5盘棋应该不会是3:2,可能是4:1或5:0,但我会赢。”

  经过五次较量,“阿尔法狗”除第四盘投子认输外,其余四盘均战胜了李世石。在比赛中,“阿尔法狗”展现出了令人敬佩的大局观,而且具有超强的官子能力,如同“官子之神”李昌镐一般。

  在第五战获胜后,自从去年10月至今,“阿尔法狗”以9胜1负的战绩,积3586分,排名世界第二,仅次于中国选手柯洁九段。

  闭幕式上,韩国棋院总裁洪锡炫为获得冠军的“阿尔法狗”颁发冠军奖杯和韩国棋院名誉九段证书。在全球围棋爱好者当中,“阿尔法狗”已经被尊称为“狗老师”。

  前三盘李世石九段脆败,“阿尔法狗”在行棋中显现出了强大的气场,不仅令对弈中的李世石九段一筹莫展,也令观棋者几乎无语。但13日举行的第四盘比赛中,李世石扭转了败局,执白的他在第78手“挖”出了机会,成为全盘转折点。柯洁对此评论说:“这手棋很妙,但其实也并不是稳稳成立的,电脑系统在短兵相接的时候还是可能会出现漏洞,所以才会出现这样崩溃的局面。”

  在职业选手看来,这是一场用时长达4小时44分钟的血战。而李世石的获胜也被视作捍卫了人类的尊严。韩联社援引他本人的话说,“赢得一局胜利竟然可以这么高兴,这是一场无价的胜利”。开发出“阿尔法狗”的德米什·哈萨比斯也向李世石表示祝贺,“我们选择李九段这样一位充满奇思妙想的天才对弈,就是为了测试‘阿尔法围棋’的极限,我们非常珍视今日的失败”。在接受美国“临界点”网站采访时,哈萨比斯表示,未来几个月将尝试调整“阿尔法狗”的算法。在他看来,“阿尔法狗”可以摆脱以监督式学习作为起点,完全通过自我模拟来完成学习,也就是说从无到有。这样所需的时间要更长一些,也许需要几个月,“但我们认为可以从起步进入到纯粹学习”。

  新加坡《联合早报》称,哈萨比斯在社交网站披露,“阿尔法狗”自行计算的胜率由黑79手时70%锐减到黑87手的50%以下。此后“阿尔法狗”四处搅局,但李世石不为所动,结果每秒计算10万种棋路的“阿尔法狗”在大势已去后仍苦撑30多手。待李世石九段杀入“阿尔法狗”棋盘下方唯一的大空后,“阿尔法狗”才认定绝无胜算,于180手缴械投降。

  唯一的一场胜利,同样留给了人类无限遐想:就围棋而言,人类还有多少机会击败棋力每天都在增长的“阿尔法狗”,而后者的自我学习功能又需要多长时间就可以把各种短板补齐,在棋类竞技中,人类还有机会击败人工智能吗?

  阿尔法狗的奥妙

  人工智能发展的一个理想目标是,把已实现的各单项能力继续提高并集成起来,最终完成一个既能听说读写、又会思考和行动的人工智能实体。“阿尔法狗”的出现,为这一目标贡献了一块重要的拼图。

  6年前,德米什·哈萨比斯与穆斯塔法·苏莱曼及人工智能专家沙恩·莱格在伦敦创建了“深度思维”公司,之后开发出“阿尔法狗”软件。

  “阿尔法狗”拥有强大的自我学习能力。“深度思维”公司首席执行官哈萨比斯表示,“阿尔法狗”与“深蓝”(国际象棋人工智能)不同,它是通过自我对局来优选最佳方法,这跟人类的思考方式一样,而“深蓝”是通过编程提高棋力,“深度思维”的目标是要开发“泛用学习机器(AGI)”。

  据报道,“深度学习”,是时下流行的人工智能技术,作为研究机器学习的新领域,旨在通过模仿人脑神经网络、模拟人脑学习机制来分析、处理数据。哈萨比斯说,这是21世纪的“阿波罗工程”。2013年12月,这家行事低调的初创公司首次出席业内领先的机器学习研究大会,携带的智能软件“深度Q网络”表现出众。1个月后,搜索引擎巨头谷歌以4亿英镑(约合6.3亿美元)将公司收归旗下。2015年2月,公司研究人员的报告成为英国《自然》杂志封面文章,专家惊呼“具备自学能力的人工智能软件”在电子游戏中表现已达到人类水准。

  从技术上看,“阿尔法狗”是一个人工智能软件,可运行于不同的硬件平台,其单机版本使用了48个CPU(中央处理器),另外一个分布式运算的版本,则可同时使用多台计算机的1202个CPU。就计算能力而言,现在普通电脑中的CPU就已经胜过了20年前战胜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的“深蓝”,更不用提“阿尔法围棋”所用的硬件了。但是围棋的变化也要远远超出国际象棋,有计算显示,围棋棋盘上可能出现的局面数量超过了已观察到宇宙中的原子数目,有“千古不同局”之说。“阿尔法狗”挑战李世石,相对于硬件计算能力而言,更多还是靠软件算法和学习能力。

  超级强大的运算能力帮助“阿尔法狗”应对围棋中的各种变化,并实时评估每一步棋的“价值”。美国脸书公司“黑暗森林”围棋软件的开发者田渊栋在网上发表分析文章说:“‘阿尔法围棋’这个系统主要由几个部分组成:一是走棋网络,给定当前局面,预测/采样下一步的走棋。二是快速走子,目标和1一样,但在适当牺牲走棋质量的条件下,速度要比1快1000倍。三是估值网络,给定当前局面,估计是白胜还是黑胜。四是蒙特卡罗树搜索,把以上这3个部分连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系统。”

  今年1月,哈萨比斯等人在英国《自然》杂志上发文说,在英国围棋协会见证下,“阿尔法狗”5∶0战胜欧洲围棋冠军、前中国职业棋手樊麾,成为第一个击败人类职业棋手的电脑程序。实际上,在战胜樊麾之前,“阿尔法狗”已进行了超过3000万局的自我训练,不断提升自身棋力。

  从1946年第一台计算机ENIAC诞生起,人类就梦想,计算机会有一天拥有智能甚至超越人类智能,进入21世纪,这一梦想距离现实越来越近。世界最大非盈利人工智能研究机构——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负责人登格尔说,遭遇几次寒冬后,人工智能在过去20年中慢慢复苏,最近几年更是迎来鼎盛时期,正成为计算机科学研究的最前沿。

  作为“阿尔法狗”之父,哈萨比斯是一位天赋异禀的通才,也是人工智能领域中的翘楚。哈萨比斯出生于伦敦,母亲是新加坡华人,父亲有希腊裔塞浦路斯人血统。有“互联网之父”之称的英国计算机科学家蒂姆·伯纳斯·李曾评价,哈萨比斯是这个星球上最聪明的人之一。

  哈萨比斯把李世石形容为围棋界的罗杰·费德勒,他希望自己的“阿尔法狗”可以挑战现象级选手。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哈萨比斯表示:“很多人之前预言至少还需要10年才能实现这一成就,所以我们对于达到这一里程碑感到很兴奋。”39岁的哈萨比斯长久以来一直梦想着这场胜利,但他的雄心已经不仅限于围棋的棋盘。“让机器变聪明”,是哈萨比斯的终极目标,“我承认,我的大脑已经完全被人工智能占据”。

  人工智能崛起

  “人工智能将有助于人类解决疾病、医疗、气候、能源、数据、游戏等多个领域的问题,我们将与各领域最顶级的研究人员合作,促进人工智能与创业、产业领域的有机结合”,哈萨比斯在韩国大田科学技术院发表演讲时说,“人工智能未来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课题,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哈萨比斯当然不想把人工智能局限于棋盘之上,他将目光投向了更为广阔的世界,力争开发出可以用于多个领域的通用型学习机器,制造出可以像人类一样从白纸状态通过自主学习找到问题解决方案的人工智能。他将这一目标比喻为实现人类登月梦想的“阿波罗计划”。哈萨比斯还说,未来将开发在任何地方都能使用的通用人工智能。也就是说,从硬件到软件、从个别商品到系统的统合,这种趋势将会改变产业和人们的日常生活。

  同哈萨比斯一样,全球顶级企业也将“赌注”压在了人工智能之上。全球科技商业预言家、畅销书《失控》作者凯文·凯利认为,未来20年,全球最重要的技术就是人工智能。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人工智能学者马克·戴森罗克说:“如果人工智能以这种速度发展下去,我们或许在未来10到20年里就能看到电影《钢铁侠》中那个人工智能助手贾维斯。”

  韩国《中央日报》的报道称,人工智能的威力正在进入实用阶段,因为像谷歌、IBM、微软、苹果、Facebook这种世界级的信息通信技术(ICT)企业把与大数据相结合的人工智能技术陆续在医疗、金融、体育、社交网络领域实现实用化。人工智能技术与制造业的接轨也在变快。有人预测,如果人工智能与无人驾驶汽车接轨,那么将没有交通事故,保险公司也将无需存在。如果让人工智能与无人机接轨,毫无疑问这将使得商业化如虎添翼,也将给武器系统带来影响。

  还有报道称,社交网站“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正在构建自己的人工智能个人助理。他在“脸书”上表示,已决定造一台智能机器来控制自家住宅的各项功能,并且帮助他工作,类似于一个无形的管家。在“脸书”公司内部,已有两个团队研究人工智能:一个专注于纯理论研究,另一个研究如何将人工智能应用于社交网络。此外,“脸书”已经在硅谷、纽约和巴黎建立了三个人工智能实验室,还挖来纽约大学教授、人工智能深度学习领域的先驱之一扬·勒坎。

  此外,2015年,专注于初创企业的市场调查公司“风险扫描”追踪分析了全球855家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发现这些企业横跨13个门类,总估值超过87亿美元,其中计算机深度学习和视觉图像识别两个方向最受投资者青睐。

  IBM中国研究院院长沈晓卫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随着大数据时代的来临,人工智能的真正发展才刚刚开始,中国市场有很大需求,无论从技术创新上还是从商业上看,对中国来说都是一个机遇,一个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新机遇。据市场调查公司预测,在全球人工智能市场高速增长的背景下,中国人工智能市场规模在2015年约为12.6亿元人民币,在2020年有望达到91亿元人民币。

  作为本次人机大赛的东道主,韩国也感受到了人工智能的强大魅力。韩国《中央日报》援引哈萨比斯的话说,“我们的目标是开发在任何地方都能使用的通用人工智能”。也就是说,从硬件到软件、从个别商品到系统的统合,这种趋势将会改变产业和人们的日常生活。韩国《中央日报》援引韩国总统朴槿惠的话说,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的技术革新日新月异,韩国将以更加积极的姿态接受第四次产业革命的洗礼。

  有分析指出,回顾IT业发展史不难发现,人机交互方式的每次变革都给产业发展带来巨大机会,比如从DOS系统到视窗的进化,从触屏操作、语音交互到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流行。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天空思维”首席执行官尼克尔森说,在硅谷,人们认为最好的人机交互界面就是没有界面。善于预测的人工智能通过传感器感知人们的状态、动作和活动,有望在去除界面的同时给予人们所想要的。

信息来源: 市政府办公室,市政府部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