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栏目 > 科普宣传
国际左撇子日 倾听 “左撇子”们的烦恼:开车最烧脑
发布日期:2016-08-16 访问次数: 字号:[ ]
     昨天,是“左撇子”们的专属纪念日——国际左撇子日。而在奥运赛场上,也不乏“左撇子”们的身影。北京时间前天结束的乒乓球女子单打决赛,中国选手丁宁摘获中国代表团第十金。丁宁就是乒坛有名的“左撇子”之一,而昨日取得开门红的羽坛天王林丹也是左撇子。

  国际左撇子日来临之际,本报记者广泛征集“左撇子”的故事,听他们讲述“左撇子”的喜与忧。不少“左撇子”受访者因写字、吃饭与周围大多数人不一样,童年都有过被强制“纠正”的经历。作为少数群体,他们的权益常常被忽视。

  社会学者认为,尊重左撇子自然习惯、公共设施更多考虑他们的便利度,是社会进步和高度文明的表现。

  左撇子的烦恼:驾照考了两年多还是没拿到

  90后的阿超自称“浅度”左撇子。“从小时候起,我吃饭、写字、打球,都是觉得使用起左手来更加方便。”阿超说,每次下厨房,只要左手一拿起刀,周围的人都觉得胆战心惊,连忙说“放下,我来”。

  与其他“左撇子”一样,阿超也有“被矫正”的经历。“上小学的时候,我写字是用左手的。”阿超说,那时会觉得自己是个异类,那种感觉不是特别好,所以他慢慢开始练习用右手写字。“除了右手写字之外,我吃饭也是右手拿筷,也是被妈妈从小纠正的结果”。

  “不过即便如此,我吃饭拿汤匙还是会用左手。”阿超说,有的习惯是自然而然形成的,想改也改不了。阿超称,作为少数派,在佛山左撇子之间没有什么交流的组织。“每次见到左撇子,都会特别亲切,心里偷着乐一下,哈哈,原来你是同类。”阿超说。

  对于大多数“左撇子”而言,平时生活中大多数产品,如电脑鼠标、剪刀、水龙头这些都为右手使用者设计,他们使用起来确实不便。“比如说手机,大部分手机开机滑屏都是从左至右的,我用着就很不习惯。”“左撇子”美姨说。不过,美姨称,“左利手”带来的最大的不便,就是开车换挡。

  “内地的轿车,档位设计都是在右手边的,开起来很不习惯。”美姨说,这种感觉跟你坐在驾驶室右侧位,用左手换挡的感觉一样。“开车好几年了,每次换挡前还要下意识地准备一下。”美姨说。同是左撇子的80后小萌,报考驾校两年多了,却一直没拿到驾照。“笔试一下子就通过了,可是其他实训项目练习起来就特别费劲,一直没有一个项目通过,可能是我在这方面比较差吧。”小萌说。

  跟浅度左撇子不同,家住大沥的阿涛不仅是一名“左利手”,还是一名“左利脚”。“我吃饭也是左手拿筷的,有时候会阻碍到别人。”阿涛说,踢球也是左脚为“主力”。

  左撇子的自白:未必很聪明还得靠“勤能补拙”

  “左撇子”发生在一个孩子身上较为常见,但是,双胞胎或者是龙凤胎这样的“同卵”孩子都是“左撇子”,那么更为少见。

  今年19岁的胡颖沛,是顺德均安人,如今在容桂生活。了解到记者征集佛山“左撇子”的故事后,阿沛就联系记者说,自己从小就是一名“左撇子”,而且其龙凤胎哥哥,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左撇子”。

  “我和哥哥很小就知道自己是左撇子了,这样的信息来自于小时候爸爸妈妈对我们的教育,”阿沛告诉记者,在小时候的记忆里,无论是吃饭,还是书写,自家兄妹两人都用左手来完成这些行为。“后来,父母看到了后,就都让我们俩强行要纠正过来,一定要用右手。”阿沛说,当时,自己就感觉到和别人的不一样。

  阿沛向记者讲述,经过一段时间,哥哥就屈服于父母,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不得已改了过来使用右手。而自己则没有“屈服”,阿沛开心地告诉记者,自己“斗智斗勇”保留了使用左手的机会。“爸爸妈妈在的时候,我就用右手,他们看不见我的时候我就用左手。”阿沛说,现在自己依旧是“左撇子”。

  采访时,记者发现,与其他左撇子一样,阿涛也有在吃饭时被家长强行纠正用右手或者写字时被老师“善意”提醒的经历。

  做一名“左撇子”的感觉是怎样的?对于这个问题,阿沛直言,和普通人并无什么不同。“一开始并没注意什么,但小时候听说左撇子很聪明,所以有时候还觉得能够用左手写字是一种骄傲。”阿沛告诉记者,“聪明、特别”是从别人口中听到最多的话。

  正因为灌输了过多的“褒扬”,阿沛也告诉记者,有过这么一段时间,觉得自己“聪明绝顶”。“我听说我的大脑正在被我的左手开发,真的好厉害。”

  但是现实又是残酷的,阿沛坦言,在日后的日子中,她觉得自己的学业成绩,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突出。“在考上大学之前,我一直相信勤能补拙。”阿沛说,这些年来,自己的学习也要比别人付出的努力要多。尽管如此,阿沛认为,自己可能辜负了“左撇子”的基因和能力,但是“左撇子”也给自己带来了生活上特别的正能量。“我也因为‘左撇子’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观。”阿沛说。

  最让阿沛骄傲的是,她用左手能够写一手清秀的字。“一般说,如果正常人强行用左手写汉字的话,笔画总是会横七竖八的。”阿沛说,自己的字还常常会被老师表扬“清秀、好看”。“我相信字如其人。”阿沛自信地说。

  心理专家:左撇子偶发认知障碍

  顺德伍仲珮医院心理卫生门诊郑主任告诉记者,“左撇子”的认知障碍,在青少年群体中偶发的可能性较高。

  郑主任说,由于“左撇子”不常见,周围人的眼光会加强这部分群体的自我认知障碍,让这些“左撇子”们认为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群体。

  郑主任说,正确的引导是告知他们是正常独立的个体。“只有这样才能加强自我认识感,避免引发心理问题。”

  社会学家:尊重左撇子是文明表现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社会学教授张喜平认为,“左撇子”属于社会的少数群体,社会对他们的关怀以及行为的认同,是文明进步的表现。

  张喜平说,在一些公共场所服务设施上,可以更加人性化;教育机构在座位安排、特长培养等方面,更应考虑这种个体化差异。

信息来源: 市政府办公室,市政府部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